第94章 目的
书名:重生之娘娘今天掉马了吗 作者:月下小玥 本章字数:2198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06 23:56:30

“你才怀孕了,没有,没怀孕,毛都没有,不知道谁瞎说的,我现在能怀吗?也不想想。”墨清越连环炮一样的说了一通,萧南风上前扶住老国公。

“爹,这件事情,我们和清越对峙了,完全没有的事情,别气别气,而且我觉得殿下不是这样不负责任的人啊。”被这么一通劝,老国公倒是觉得有道理,只是萧南阙却还有些阴阳怪气的。

“谁知道呢,清越这个孩子本来就怪,被人嫌弃很正常的,哪里有个大家闺秀的样子啊。”说完这话,被萧南意瞪了一眼,缩了缩脖子,躲在王氏身后,嘴上还不乐意了,“我实话实说。”

“南阙,什么话都能乱说的吗?”王氏也只是假意教训了一下,“孩子乱说话的,不要当真了。”

“孤倒是真的不在意,怀了就要呗。”

“殿下不要开玩笑了,没怀。”气鼓鼓地看着舒炳文,他笑得开心,萧南阙跺了跺脚,还想说什么,却被王氏直接压住,一个眼神让她闭嘴。

“殿下,老爷,皇后娘娘身边的李嬷嬷来了。”

今天真的是热闹,一会儿来个人,一会儿来一个的,参加镇国公府邸吗?

一听来人,八成又是因为传言的,让人把李嬷嬷请了进来,李嬷嬷四五十岁的样子,看着慈祥,“没想到殿下也在这,恰好了,皇后娘娘听闻了一些事情,这不让老奴来问问,是不是真有其事。”

说完不卑不亢的看着舒炳文,“老奴晓得殿下年轻,也对墨小姐喜欢的很,只是,姑娘家的也才十一岁,实在是早了些。”

舒炳文完全不觉得尴尬,笑得很深沉,“嬷嬷教训的是,只是...孤当真未与墨小姐如何,外头传言倒是连母后也叨扰了,当真不该,如此还污了墨小姐的声誉,孤想着也该查查,谁传出这种话的。”

李嬷嬷看了看舒炳文,再走到墨清越的面前,笑着说:“墨小姐,殿下此话当真吗?你还是孩子家家的,被殿下欺负了,可别因为他是太子,就害怕,皇后娘娘定会给您做主的。”

真了解这位太子殿下啊,只是真的没有啊。

“谢娘娘关心,殿下当真没有欺负臣女,臣女也不是任人欺负的性子。”

李嬷嬷点了点头才说:“那便好,即使两位情投意合的,你也不能由着殿下,哎,也不知道哪个嘴上不讨人的,能说出这话。”

谁和他情投意合了?

“臣女也觉得奇怪,京城里奇奇怪怪的传言本就多,大家你听一耳,我听一耳的,谁都不当真,这次的传言当真厉害,却不说这个事情多离谱,上到皇后娘娘,下到家里人,都是理智的,便也都信了,到底是传言太真,还是一百遍的假话都成了真呢?”

“这传言现在想来并不是多严谨,偏偏传的有鼻子有眼的,倒也让人信了几分,说明这传谣言的人,抓住了人心,知道别人想知道什么,借此来污蔑你。”萧南风分析了一下,之前他和家人都是不信的,只是听着听着便也。

“舅舅,这便是三人成虎,一人说的你不信,两人说的半信半疑,三人便全信了不是?想用舆论来压制我们呢。”墨清越说完这话,看了看舒炳文,“这事还得请殿下帮忙。”

李嬷嬷也笑了笑,“一直听说殿下对墨小姐迷恋,老奴还担心是个妖言惑主的,现在看来是个有主意的,与众不同,殿下才会喜欢。”

“嬷嬷您谬赞了,我倒真愿意什么都不会,开开心心的。”

舒炳文也看着墨清越,问了一句:“有何需要帮忙的。”

“我倒觉得这次的流言可能和之后几日的选妃有牵扯。”

“此话何意?”

“我们刚刚回来,传言就那么严重了,说明我们回来之前便有人在传,还能把在庙里的事情传的有鼻子有眼的,那就是在现场的人咯,说明有内奸啊,至于为什么调在这个时候。”看了眼李嬷嬷才说:“要是我真的声誉有损,不便不能参加选妃了,到时候受益的是谁?”

“不就是那些生生盼着嫁给你的人?我不去,再给你施个压,你一时气愤也好,怎么滴也好,随手点了一个,可怎么办哟。”刚说完,舒炳文已经走到他的面前,伸手想捏她脸,萧南风已经挡在面前。

“殿下,如今有这些传言,还是因为两位太亲昵了,始终不要靠得太近比较好。”

舒炳文别过头,“孤是不是一旦订下了她,便是你也阻止不了孤。”

李嬷嬷忙说:“殿下,选妃估摸着便这几日,到时候殿下当真喜欢,选了便是,到时候也没人说三道四,萧大人所言不假,无论为了您还是墨小姐,这几日不见最好。”

“以她这样,我再喜欢,也难。”

这话是在刺激她吗?

“我到底哪里不好了啊?哪里被人瞧不上了?我告诉你,我要是认真起来,谁都比不上。”此话一出,舒炳文的脸上忽然笑了,墨清越才意识到不对,自己是不想嫁给他的呀,“你激我?”

“这话你自个儿说的,到时可别躲起来,或者出现都不出现。”舒炳文这话像是在提醒她,“李嬷嬷今日的事情,你如实禀报母后便好,但是请母后暂时也别声张,至于幕后黑手,我很有兴趣去查一查。”

他想到了一个很好的法子,到时候是谁,便见分晓了。

“自然,这事情毕竟关系到墨小姐声誉,奴婢定如实回禀,只是没想到传谣言之人,人心之毒啊。”李嬷嬷摇了摇头,叹了口气,看着墨清越,“奴婢倒觉得,墨小姐独树一帜,未必入不得皇后娘娘的眼,千万花朵都一样,还有啥意思呢。”

“借嬷嬷吉言了,若是母后也喜欢,我便也放心了,省得她一直想着如何躲着孤了。”看着她的样子,嘴角也忍不住扬了起来。

“殿下,你别看着我,我可是没兴趣,我最好选不上呢,我琴棋书画都不会的,啥都不会,谁喜欢啥都不会的儿媳妇呢?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