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3章 罪在朕躬
书名:末世从封王开始 作者:飞花逐叶 本章字数:2383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07 19:54:38

皇帝询问,太医们面面相觑,但没有一个人出来说话。

此刻当人不会有人说话,因为谁也不敢告诉皇帝,他们只能让太子等死。

其他人都能装哑巴,但太医院院正张明凤却不能。

在皇帝目光注视下,他只能颤颤巍巍道:“回禀皇上,太子他心脉逆转,血气攻心,已是万分危急!”

“如何医治,你们可有对策?”赵永铖不耐烦道。

“经众太医会诊,臣等已开出了调理气血的方子,刚才已让殿下进了一剂!”

张明凤战战兢兢,昨夜他根本就不当值,但还是被两位下属裹挟进来,如今竟成了所有人的挡箭牌。

但他说的全是套话,赵永铖干脆直接问道:“太子多久能痊愈?”

这话可就不能乱答了,张明凤思索一番后,便直接跪地叩首道:“臣等无能,只能尽人事……听天命了!”

一众太医尽皆下跪,他们确实医治不好太子,主动请罪比被问罪要好。

尽人事听天命,这话一出赵永铖瞬间明白,太子这条命救不回来了。

“就没有别的办法?”赵永铖伏下身子,看向面前跪着的太医问道,语气中充满了不甘心。

“请皇上恕罪,臣等必当竭力而为!”

最后的希望被掐灭,赵永铖顿觉眼前一黑,整个人就往后倒了去。

好在周遭人多,见此情形靠近的太医和太监,立马上前将赵永铖给扶住。

“皇上,皇上……”

张明凤一脸唤了几声,赵永铖才悠悠醒转,眼神中充满了绝望。

“皇上,保重龙体啊,您可不能有个闪失!”

被人扶到椅子上坐下,赵永铖缓缓恢复过来,此刻的他只能接受事实。

沉默了好一会儿,赵永铖才开口道:“你们好生医治太子!”

言罢,赵永铖朝身旁太监招了招手,后者立马将他从椅子上扶了起来。

“扶朕回宫去!”赵永铖神色黯然。

在一众太医担忧的目光下,赵永铖被几名太监搀扶着,缓缓向寝宫外走去。

当他要踏出大殿时,李素欣拧了儿子一把,其子赵惟恒便扑到了赵永铖面前。

“皇爷爷,您一定要救救父皇!”

说完这句话,赵惟恒便止不住的哭泣,衣服至孝的模样。

赵惟恒是赵延隽次子,今年已经十四岁,乃是李素欣所出。

而赵延隽的长子赵惟隆,此刻则安静站在一旁,静静看着赵惟恒母子的表演。

赵惟隆虽是长子,但他在东宫的日子并不好过,没有父亲教导更无母亲疼爱。

难得能见皇帝一面,他本来也想着露露脸,但却被李素欣防得死死的。

“好好照顾你父亲!赵永铖沉声道。

说完后,此地赵永铖并不想多待,而是直接出了寝宫,东宫的官员们则一路送了出去。

即将走出东宫大门之际,赵永铖突然停下脚步,同时摒退了其他人,只留太子府詹事黄志成。

随后赵永铖问道:“黄志成,太子身体康健,为何突然暴病?”

这些事情,只要派人查肯定能查清楚,但赵永铖等不了那么多时间,所以他选择亲口询问。

黄志成三十多岁年纪,担任詹事已有十多年,与太子赵延隽荣辱与共,他自然不希望太子出事。

面对皇帝询问,黄志成一时不知如何做答,因为这事儿实在是难以启齿。

“殿下临幸美人,辅食丹药……这才出事!”

太子近段时间私生活混乱,这事儿赵永铖有过了解,但他也没太放在身上。

可他万万没想到,这事儿最后会爆这么大雷。

虽然黄志成说得简单,但赵永铖一听就知道,其中大概是什么内情。

会不会是有人要害太子?这是赵永铖最想搞清楚的是。

随即赵永铖也没多问,而是直接走出了东宫,进入龙辇后便起驾回宫。

太子必死,作为父亲赵永铖伤心。

但作为皇帝,眼下有两件事很迫切,其一是搞清楚是否有人加害太子,其二是尽快确立新的储君。

“吩咐辑事监的人,严查此事!”

赵永铖话音落下,龙辇外便有太监应道:“遵旨!”

半个时辰后,赵永铖返回了皇宫,此刻已有大批官员等候觐见。

赵永铖没理会这些人,甚至根本没去乾安宫,而是来到了皇宫一侧的奉先殿。

踏进殿内,赵永铖让当值的太监全部撤下,还命人把大门给关上了。

殿内供奉着大晋历代先帝的灵位,同时也悬挂着历代皇帝的画像。

赵永铖抬头看着前方,前方画像中的人仿佛也看着他。

徐徐迈动脚步,赵永铖跪在了明黄色的蒲团上,恭恭敬敬对着前方灵位磕了头。

“臣赵永铖敬告列祖列宗……”

这普天之下,能让赵永铖磕头称臣的,也只有奉先殿这些画像了。

“臣受先帝重托,即位为君,御极已历二十四年!”

“感怀祖宗创业艰难,然创业难守业亦难,二十年来夙兴夜寐,臣无一日不战战兢兢,如临深渊,如履薄冰!”

“然臣智短德薄,以致社稷不稳,天下难安……”

“胡人进犯,北地大喊,流民作乱,天降异鬼,祖宗江山危矣!”

说到这里,赵永铖已经带上了哭腔,此刻的他褪去了皇帝光环,就是个饱受挫折打击的普通老头儿。

想来也是,当了二十多年的皇帝,国家却被自己搞得每况愈下,偏偏这还是自己努力后的结果。

强烈的失败感,外加如今崩坏的局势,让已经两鬓发白的皇帝,情绪一下就崩溃了。

说穿了,皇帝也是人,平日里喜怒不形于色,但这样反而让情绪爆发会更猛烈。

“如今太子病危,而臣已年迈,祖宗江山有倾覆之危!”

“万方有罪,罪在臣之一人,天若加罪,臣愿一人担之!”

说到这里,赵永铖再度叩首道:“惟愿列祖列宗在天之灵,护佑大晋江山社稷!”

也只有被逼得没了办法,赵永铖才会寄希望于祖宗神灵,不是说他多相信这个,而是他需要求个心理安慰。

可惜的是,墙上的列祖列宗们,并未给赵永铖半点儿指引。

殿内一片死寂,而赵永铖的心也逐渐宁静,作为皇帝他必须保持冷静清醒的头脑。

随后,只见他从蒲团上起身,徐徐走到了大殿门口。

“开门!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