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3章 私下结交
书名:逆世灵女 作者:落桐子 本章字数:2333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06 14:18:36

肖卓尔忽略了她的抗议,跟上了六千二人的步伐。

眼前迷雾逐渐散去,再走近一些,便能闻到浓重的血腥味。

林曦眼中闪过一丝银光,而后眼神阴暗了下来——楚湘国的灵师内混进了别的人——或者更准确的说,像是有别的人击败了楚湘灵师。

千秋雪也瞧见那人了,不免有些讶异:“李肃远?”

眼前所见,大部分楚湘灵师都瘫倒在地,唯独君茗和柳纱绫不知所踪。唯二站着的,南灵国的李肃远算一个,楚湘国六皇子君玺算一个。

二人身上皆有伤,但君玺显然更重一些,血顺着手臂一直流到手中的双刀上,再沿着刀尖滴落在地,一时分不清那刀上是否还混杂着别人的血。

李肃远左臂被砍了一刀,唇色微微发白,但人依旧站得笔直,气场竟与一国皇子不相上下,另众人都有些惊讶。

他回过头来,对他们一行人的到来丝毫不惊讶,冲着林曦行了灵师礼:“六月大人。”

林曦没有回应他,视线在他身上流转了一圈,眼神里审视意味十足。

千秋雪从来不愿意看到她过多关注李肃远,或者说是不想看见她与任何男子有过多的眼神交流,但他这次并没有在语言或行动上对林曦多加干涉,只是默默上前了半步,站在林曦身侧,于无声中表达了自己对李肃远的不喜。

李肃远瞧见了他的目光,无奈地笑笑:“千大人,瑶大人。”

千秋雪点点头,没说什么,而瑶卓则带着一张和善的笑脸走上前:“李大人辛苦了,花这么久时间与楚湘人缠斗,恭喜你愿望完成了一大半,归国可望啊!”

“还得多谢瑶大人愿意同我们合作。”李肃远并无隐瞒之意,“只是私下归私下,至于和琴楼的合作,恕肃远不能答应。”

“那还真是遗憾。”

林曦将他们的话都听了进去,但丝毫没有好奇的样子,而是走到了君玺面前:“瑾王殿下,又见面了,不过这一次,你看起来有些狼狈。”

她举起剑,只用剑柄轻轻地碰了君玺的胸口一下:“别强撑了,何必呢?”

话音刚落,君玺像是被抽光了力量般,身体不受控制地倒了下去,手中双刀再也握不住,哐当几声重重砸在了地上。

“皮影被拆去了骨架,失去了幕后的控制,便犹如此般,只能疲软地瘫倒在地,无法对抗任何。”瑶卓笑起来,“炎玉郡主算一个,瑾王殿下,您又何尝不是另外一个呢?”

他有野心、有耐力、有权谋,只可惜在修为方面远远不及炎华公主的实力,在民心声望方面也远远不及她的积累与营造。

在整片大陆上,灵师终究还是坐在最高统治者的王座上,皇室之间的较量自然也不全是靠血脉与心机。百姓慕强,而也只有强大的灵师登上王座,才能更好地与他国统治者抗衡。

楚湘国君尚且被困在寝殿无法动弹,更何况是一个在炎华公主眼中毛都没长齐的小兔崽子?

君玺两双眼睛瞪得大大的,身体虽没了力气,但眼神仿佛能洞穿城墙般。可惜林曦并不吃这一套,十分淡定地蹲下身,手中金光闪烁,随即确认了他身上也有邪气存在。

瑾王与炎华公主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。邪气的种子不仅存在于君茗的身体里,君玺身上也沾染了不少。瞧他初试的时候,对君茗身上的邪气还有不良反应,想必是在初试之后才被种下的。

炎华公主一旦死去,他也会受到牵连。李肃远的算计更多是凑了巧,才能将他伤成这样。

林曦站起身来,仍有千秋雪掏帕子给她擦手:“君茗呢?”

李肃远回道:“我一时没有防备,叫他逃了。不过她受了很重的伤,应该跑不远。”

瑶卓补充道:“赛场法阵早已破坏,记录成绩的途径也被我封死,这次实控不会有任何成绩。君茗深得炎华公主教诲,她既然钻了空子逃走,想必此刻已经藏匿起来,一时可能难以寻得。”

李肃远道:“是我的疏忽。”

林曦看了这两人一眼:“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?”

李肃远抿了抿唇:“说来话长……”

“那你们今日是如何计划,又是如何得手的?”

瑶卓露出微笑:“这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。”

这两个人,明面上看起来毫无关联,却不知在何时达成了合作,一个杀了炎华公主,一个将君玺甚至可能还有君茗逼到这般程度,着实让人好奇。

千秋雪,哦不,是千大人,你能够搜罗到这样出人意料的人才,还真是有趣呢!

林曦将手从千秋雪手中抽出来:“那就等把一切都说开了,再来讨论我们之间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。”

“阿尘,手还没擦干净呢!”

“你这么磨磨唧唧的,我得等到什么时候?”林曦假装没看见狗子递过来的帕子,就着灵袍衣摆随便擦了擦手,“你们还有别的事情吗?若是没有,那就出去吧!”

瑶卓歪歪头:“怎么?六月大人对这场好戏似乎不太满意?”

“没什么意思。”

千秋雪跟着附和:“确实没什么意思。”

“呵。”林曦显然懒得搭理他。

“好吧,那在下就送大家回去罢。李大人,劳烦搭把手。”瑶卓笑道,“回程需要耗费些许时间,还请大家稍安勿躁。”

在场的人心思各异,一时间没什么人再说话,都默默看着两人刻画传送法阵。

肖清媛原本还有几分活泼好奇,但自从来到这里后,便陷入了诡异的安静,让肖卓尔都忍不住看她:“发现什么了吗?”

“的确是发现了些事情。”

肖清媛的目光落在李肃远的身上,手中的剑穗被攥得乱七八糟不成样子,赤裸裸地反映出她此刻内心的不平静。

肖家的人始终离六千二人最近,而肖卓尔和她又站在本家队伍首端,绝对不可能被无视。可李肃远偏偏从头到尾都没有看她一眼,反而像是不认识她一般。

这么些年过去了,他似乎变了很多——似乎已经不记得自己了。

肖清媛看着他专注施法的背影,没想到来一趟楚湘国还能有这般意外之喜,眼睛微微眯起,心里已经渐渐有了主意。

想忘记她?那是不可能的事!过去的账她非得好好算清楚不可!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